新青年宣言

序言

一团浓雾,新时代青年的浓雾,在全球上空弥漫。为了驱散这吞没他们的浓雾,旧世界的一切势力,主席和领袖,总统和首相,各资本主义国家的财阀同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机关,激进派的舰炮同保守派的锁链以及中间派的囚笼,都已协作起来准备对它进行残酷的联合绞杀。

有哪一个青年的雄心壮志不会被老一辈人当做痴心妄想呢?又有哪一个充满革命热情的青年不会被保守的老一辈人称作“愤青”呢?还有哪一个肩负使命的青年不会被陈腐的旧秩序层层阻挠呢?以及,有哪一个青年不被用作意识形态对抗的工具呢?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到两个结论:

新时代的青年人被微观的个体所轻视,被宏观的群体所重视,且已经被全球公认为一种足以左右世界命运的新势力;

现在是新青年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我们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新青年浓雾神话的时候了!

旧世界与旧秩序

自一九九一年世界上最庞大社会主义政权瓦解以来,自一九八九年东欧社会主义政权瓦解以来,资本主义认为他们战胜了社会主义的赤色洪流,他们向全世界输出自己的货币、输出自己的文化、输出自己的意识形态、输出自己的政治制度,他们发动了一系列颜色革命企图扰乱整个世界的和平并在这基础上建立属于他们的世界秩序。以美利坚合众国为首的他们策划或煽动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第二次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以及南海仲裁,并希图以此遏制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发展与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

在极邻近的时间节点上,有四个坚韧而顽强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翻涌巨浪的夹缝中求生存、谋发展,到目前为止,其中有两个紧邻的政权已经拥有足以摧毁整个人类文明的恐怖武器——核弹与洲际导弹,这是他们在资本主义面前最有威慑力的军事武器。这些国家中曾经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拥有世界上最富有感染力的文化武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武装正逐渐消褪。同时,这个伟大的国家正面临被文化入侵的危险,而在这危险面前,她没有选择唐时代的吸纳与包容,而选择了一套审查与封锁体系。其他三个社会主义国家也大抵如此,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希望坚持到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爆发大规模经济危机,阶级矛盾激化,人民通过革命夺取政权,并与之共同作战。

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也好,资本主义国家也罢,他们都对本国的青年进行了长时间的思想灌输,将他们的意识形态强行嵌入青年的大脑,向青年们灌输他们的价值观,并煽动他们成为双方对抗的加持力量。

他们都错了!

我们断然拒绝这种强行灌输的思想、断然拒绝这种蛊惑宣传的手段、断然拒绝这种分裂青年人内部团结与友谊的外部力量!我们不为胜者作颂词、不为败者唱挽歌,我们不为赤旗鸣锣鼓、不为资本奏华章。我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行动、有自己的立场,我们将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时代的青年都要独立、都要团结、都要奋进、都要强大!

我们正在面对,我们正在抗争

我们对抗的,是旧世界阻碍我们发展的旧秩序、是旧世界试图分裂我们的旧思想、是一切妄图维护旧世界旧秩序的顽固阶层。

对于全世界的青年来说,我们都需要对抗腐败官僚,都需要对抗旧机构宣传的旧思想,都需要对抗那承载旧思想的旧的教育体系,都需要同盲目的激进派、软弱的保守派作斗争,这是我们的共同点。特殊地,对于资本主义国家的青年来说,你们还需要对抗旧体制内包括大资本家与腐败官僚在内的庞大而残忍的资本联盟;对于社会主义国家的青年来说,我们还需要对抗旧体制内包括行政与权力机关部分成员在内的复杂而冷漠的利益团体。

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旧秩序的维护者能从旧秩序中攫取利益,而被攫取利益的那些人从小就受到旧秩序的熏陶,他们的思维受到了旧体制的局限,除非有革命的火花在他们脑中擦燃。于是他们不愿在旧体制中进行革命性的创新,于是他们认为思想与大家不同的就是异端,于是他们认为观点与大众有分歧的就是公敌,于是他们把革命的火花熄灭在旧时代的暗流中,只有发着光的青年才能听到火焰熄灭那一刻发出的痛楚而又铿锵有力的呐喊——“我们不怕死,我们前进吧!”

首先,我们要让青年人的声音能畅通无阻地表达出来。

毛泽东同志说过:“让群众说话,天塌不下来。”一个建立在政治稳定基础上相对自由的舆论环境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但是,世界上很少有国家能做到这一点,究其原因总是有意识形态斗争在作祟。但是资本主义国家总是只封锁共产主义思想,社会主义国家总是只封锁资本主义思想吗?显然不是。他们封锁一切可能危害自己专制统治的舆论,这与意识形态无关,他们用系统化、官方化的一套“新话”取代日常生活中简单明了的语言,以此来迷惑群众,同时采取措施寻找影响较小的舆论事件吸引群众的注意,淡化事件的影响,用时间让群众遗忘。但是,罗素说过:“不要用权力压制你认为有害的舆论,因为,如果你这样做,舆论将会压制你。”现实就是如此,当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的词语必须穿插大量特殊字符才能表达的时候,当我们看到有人用资本控制媒体继而封锁舆论时,当我们看到政府新闻下一片又一片官方的网络水军时,我们内心百味杂陈,这其实就是说,我们的舆论不再倾向于政府;换一种说法就是,政府公信力减弱了。

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没有什么消息能真正被全部封锁,包括综合国力最强大的美国和正在飞速发展的中国。政府机构对消息的封杀只会导致群众的不满与厌倦,当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民众的不满已经导致政府不再有放开舆论的可能,因为当政者眼中戈尔巴乔夫就是这样葬送苏联的,他们认为这摧毁了人类历史上最庞大而沉重的极权国家——尽管我们知道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此。但是如果舆论过于收紧,勒住群众的喉舌,政府虽不会面对骂声,却可能面对群众的拳头和鞋子,有少数社会主义国家和部分资本主义国家正走在这条路上,他们在走向无底的深渊。

我们会用互联网这种最先进的媒体同封锁舆论的行为抗争,我们将迫使各国当权者放弃对舆论的封杀,我们要解放人民群众的喉咙,让他们说话、说真话、说自己的话。

然后,我们要根除这个问题。

根源就在于这些旧秩序拥护者还是青年的时候不假思索地接受了旧体制下的教育,这种教育模式,是对青年独立人格的一种抹杀,这种教育的最终目的就是筛出一部分人,他们将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并为祖国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同时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它的初衷是好的,它的模式乍看之下是足够公平的,是改变命运的一种方式。

但是首先,我们要记住这种教育的本质是一种竞争,是一种恶性竞争,它让广大青年向着一个目标趋之若鹜,这个目标就是高考,它被誉为当今时代最为公平的人才选拔方式,但绝不仅仅是人才选拔这么简单,升学率关系着学校的荣誉与利益,以及学校后方牵着的一大串利益团体,他们是竞争激化的受益者,而青年学生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种追名逐利的工具!其次,这种教育体制内部也充满了种种不公平,有的学生没有通过人才选拔,却通过攀爬一根根利益链条得到了受更优秀教育的机会,这是对这种教育模式公平性支持者最大的讽刺。有人说:“那毕竟是少数啊?”没错,那是少数,曾经压迫剥削我们先辈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也是这样的少数,曾经凌驾于人民之上的腐败官僚也是这样的少数!当今各国社会中正是极少数的人拥有着最大的权力,攫取着最大的利益。少数不是可以忽略的理由。

我们将会通过一系列的斗争推翻这种制度,这种为少数人服务的、扭曲的、不公平的教育制度,我们将建立起一种针对大众的广泛的教育制度,它的目的不在于人才选拔,而在于人格的培养与健全;同时我们也将对有特殊天赋的人才进行集中教育,服务于国家的各项事业。没有人会为升学而感到苦恼,他们将学习他们认为自己需要的知识,他们将真正成为追逐自己梦想的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旧体制下一台台死板僵化的机器。

“我们正在面对、我们正在抗争、我们正在行动、我们正在前进,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未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灿烂新篇章

我们将成为一个灿烂时代的开拓者、一段峥嵘历史的创造者,我们不仅要适应规则来保证自己发展,我们还要将一切阻碍我们发展的事物送去火葬,我们要团结起来,在别人不敢说真话的时候说实话,要在别人不敢批评政府的时候作出批判,要在别人被社会黑暗面侵蚀的时候同黑暗斗争,我们要向刽子手讨还血债,将这世上的一切黑暗撕裂、碾碎!

我们会将属于我们自己、属于全人类的旗帜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届时,我们昂首挺胸,簇拥呐喊:

“陈腐的荒草,必将为青年所燎原!黯淡的时代,必将为火光所照耀!”

这呼号刺破长空、震撼天地、响彻寰宇,我们将迎来属于我们的最辉煌的时代。

全世界新青年,联合起来!